海河畔的躁动

一六点过后,五百一十九微信群里未读消息更新的速度,已经远超我眼睛和耳朵的反应速度。上一秒刚看到苏龙罡打趣玉柱,说要求报销化掉的甜筒。下一秒就听到小龙和胡Sir在打算改签机票要飞往北京。地铁里嘈杂的声音,让我无法听清每一个语音信息;断断续续的信号,让我需要不断地回滚页面才好勾勒出事情的始末。我放弃了,随便点开一条听不太清楚的信息,站在地铁上傻乐。二临近九点,城铁准时到达天津站。走出列车,未能感受到海 …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