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游戏

步入初中后,想来是11岁时,我的人生难再有游戏心态,因而我也基本上杜绝了主动玩任何形式的虚拟游戏,不论是桌游、竞技比赛还是电脑游戏;偶尔生活中,当痛苦于精神上的压力和无聊而逃避时,有捡起来过;可参加工作以来,没有追求学术成果的压力,读书的兴趣反倒高涨起来,虚拟游戏就基本不碰了。这里所讨论的游戏心态就是人们一以贯之通常所理解的,为了交际、为了填满欲望、为了躲避压力和无聊而持有的一种生活态度。

人生本就可以看作一场游戏,身处其中,无从躲避,近两年来,我渐渐对高中时就生起的为他人而活、不执着于所追求之事物的我重新生起了深深的认同和钦佩,多年来,在这点上,我有过摆动,但从未有过动摇。与别人分享这点人生感悟时,我愿意委婉地去表露心声,如同J.K.罗琳通过小说去诉说那样,只有渴望得到而不使用的人才能获得,爱的获得如是、精神自足的获得如是,我想事业、财富、声望的获得也大概如是。我应当持有这样的一种心态去面对人生这场游戏。

不执着于所追求之事物似乎是我的天性,可为他人而活,当有哪些实际行动呢?

只有把钱捐出去让自己变穷才叫为他人而活吗?只有放弃一切追求孝敬父母才叫为他人而活吗?只有不计回报抚养子女才叫为他人而活吗?为他人而活是为了他人的利益吗?可究竟为的是什么利益呢?是情感的满足还是金钱的满足?是怎样的情感满足?若是伤害了我,伤害了别人,那也要满足吗?是怎样的金钱满足?买下一辆车,买下一座楼?金钱到底满足了什么?这些问题可以列得没有穷尽,也可以列得深不见底。

于我而言,我想实际的行动就是让我每时每刻的言语、表情、文字和肢体动作在以某种方式面对另外一个人或一群人的时候都能够让那一个人或是一群人感受到我的真和善,有人大概会觉得这样的行为是戴了面具的真和善,可若是活着的每时每刻都戴着这样的面具,那带与不带面具也就没有了差别。实际行动中最为艰难的并不是面对另外一个人或一群人,而是我要能够将我自己也作为他人,也如此的对我自己这个他人采取这样的行动,让我感受到产生的来自于我的真和善。我应当坚持这样的实际行动去面对人生这场游戏。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