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研究的一点想法

汉语中的“研究”,虽用了两个动词,但望文生义,更像是从研究的结果来代指研究。研,本义是磨碎、碾碎的意思,自然是个动词,然而,大多数的研究并不涉及研碎、碾碎的动作,所以想来,研虽是个动词,在这里却是拿状态来拓展字本身的含义,研究的最终结果往往都是长篇大论,犹如将东西磨碎、碾碎之后细柔绵绵。究,本义是穷、尽的意思,既能说是动词,也能说是副词或形容词,有种追问到底,探求到枯竭、空、无的含义。从构词上来看,研究,既可以看作是联谓式的,也能看做是述宾式的。不论构词怎样,这个词汇的构成,反映了汉语中描述研究,更强调的是结果、状态,而非过程。借助多个别的动作或一个动作的特殊状态来引申出一个完全不同的新词汇是汉语构词中常用的方式,比如关心、出版、告别等。

英语中的“research“,由前缀re-和单词search,表明了研究就是再次搜索、重复搜索,更多的在强调方法和过程。借助一个前缀和一个动词来加强、否定动词的含义,从而构造新词是英语构词中常用的方式,比如disclose、appear、equivocate等。英语中这种构词法不同于汉语的地方是加前缀前后的两个动词之间的联系并不需要类比和联想来完成。

这样两种截然不同的构词方式,反映了两种风格迥异的思维方式,也同时对语言的使用者带来了巨大的影响。以我个人成长的经历来看,参加工作之前,对待研究,探索毫无目的、方法可言,甚至都不明白启发式的含义,以为就是随机的搜索。甚至都谈不上搜索,没有目的的搜索,也只能叫乱碰乱撞,效率无疑是低下的。那时的我可能事无巨细,喜欢整齐、像模像样的实验报告,喜欢东看西看,浮游在知识的汪洋大海中,张嘴吃自己喜欢吃的东西,不知身边的境况如何。如今,虽仍旧陷落在同样的海洋中,但却有意识地检验、审视到嘴边的任何一件东西,而后才再去做下一次的搜索。有意识的检验,是将到嘴边的东西分解、剖开了,捡关键的,将其放置在不同的情境中,去重新搜索、验证。这样的思维方式的转变,不仅仅能给自己的带来认识这片海洋的信心,更多地是利用这片广阔的海洋,来认识海洋之外的世界——物质的世界、精神的世界、周遭的环境和棘手的难题。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