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放的心

当心真正变得开放,一切障碍都会很快从眼前消失。例如,自以为能力不如己者的升职。职位和社会角色只是让心暂时安住的一个外在反馈,并不是心的本来面目,也不是能够永久安住心的力量,开放的心,不仅不会在意他人的职位和社会角色,更不会在意自己的职位和社会角色,所在意的,甚至都不应该是所共同追求的物质利益,而是让周围人的心能够变得更加开放。我的心还不够开放,因为我还在思考这些在意和不在意、开放和不开放。

当心真正变得开放,能够不被年龄和日常经验所束缚,不被深信不移的观念基座所束缚。我不止一次感受到日常的年龄和心的年龄是不对等的两种观念,这种不对等不仅仅是日常人们所说的年轻人显得老成或是老年人显得像小孩子,而是应该从统计角度把心的年龄的范围扩大,不应该是120岁以内,而是一个更加宽广的范围。在这个宽广的范围中,日常的年龄、性格、基因、性别、思想和行为都只是一种投影和简化,肤色、地域、时代、文化、社会角色和社会关系都是心的年龄简化之后的再加工。深信的观念基座当中比年龄和岁月更难摆脱的是同一律和因果律。我的心还不够开放,因为我对衰老和死亡、舍弃和失去还难以坦然面对,无法真正感受到其所带来的慈悲和喜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